今天是:
用户名:密码:
 
天气预报:
本会公告
人民银行南京分行、江苏省金融学会和省社科院联合举办江苏省“金融创新与发展”研究基地启动仪式暨经济金融形势研讨会
12-04-05浏览(2452

为充分发挥资源优势,做好江苏省金融创新与发展的智囊参谋工作,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江苏省金融学会与江苏省社会科学院联合建立江苏省“金融创新与发展”研究基地,并于2月27日在南京召开研究基地启动揭牌仪式。人民银行南京分行行长周学东、副行长李文森、南京大学党委书记洪银兴、江苏省社会科学院院长刘志彪、省财政厅副厅长宋义武、省政府研究室副主任郑炎,省金融办副主任聂振平、江苏银监局副局长赵杰、江苏证监局局长助理许加林、江苏保监局副局长葛翎,各省级金融机构负责人出席仪式,省内重点高校多名经济金融专家学者参加了仪式。

 

启动仪式由人民银行南京分行副行长李文森主持,在启动仪式上,南京大学党委书记洪银兴教授为研究基地揭牌,人民银行南京分行行长周学东、省社会科学院院长刘志彪在仪式上签订了合作协议,参会领导为研究基地学术委员会委员颁发了聘书。

 

研究基地是在江苏省经济发展进入新的阶段、“两个率先”处于承前启后的关键时期的背景下成立的,合作双方着眼于充分发挥资源优势、共同提高研究水平、做好江苏省金融转型与发展的智囊参谋工作。研究基地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紧紧围绕国家金融工作和区域经济发展的需要,以省委省政府和人民银行总行对金融工作的要求为导向,着力打造服务国家发展战略和江苏省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互动平台,为江苏金融领域的发展、进位赶超、绿色崛起提供坚强的理论支持和智力保证。

 

周学东行长在启动仪式上发表重要讲话。他认为,研究问题是事业进步的基础,也是研究基地的根本任务。2007年至今尚未结束的国际金融危机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研究标本。与研究基地主题有关的问题是:当欧美发达国家正饱受金融创新之苦时,我们为什么仍然要强调金融创新与发展?在一个全球化时代,借鉴国际金融危机的教训、总结我国金融改革的得失是我们进一步推动金融创新与发展的前提。

 

周学东行长表示,从理论上讲,金融体系(又称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关系是金融创新与发展命题的理论基础。经济学中关于这个领域的理论比较丰富成熟,从宏观到微观层面已经形成参天大树。无论其内部争论如何尖锐,经济学家大致上都同意这么一个形象的观点,即金融体系的运行最终围绕实体经济这一轴心展开,偏离虽然是常态,但偏离过度就会产生低效甚至是金融危机。因此,金融创新与发展从本质内涵上应当遵循这一原理,从某种程度上讲,好的金融创新就是对过度偏离的识别和纠正。

 

周学东行长结合当前形势,具体提出了金融创新与发展的三个方面内容。第一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包括:要打破垄断,放宽准入,鼓励、引导和规范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服务领域,参与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机构改制和增资扩股;要针对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薄弱环节和重点领域,继续抓好金融产品和服务的创新;要加快推动金融转型,促进产业结构升级。第二是金融监管与风险防范。与西方国家不同,我国的金融风险问题更多地体现在结构上,体现在法律层面的金融秩序上。因此,金融监管的创新应当侧重于这个角度展开。要借鉴国际金融危机的经验教训,构建宏观审慎管理体系,创新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风险监测框架,加强系统性风险监测、评估和处置,全力维护金融稳定。第三是金融服务与对外开放。本次国际金融危机不断升级蔓延的一个重要推手是国际评级机构顺周期评级行为。这不得不让我们认识到金融服务部门的重要性。当前,金融服务的创新有两个方面较为迫切。一是征信体系与信用评级创新。二是金融对外开放的创新。

 

启动仪式结束之后举行了经济金融形势研讨会,研讨会由省社会科学院院长刘志彪主持,研究基地学术委员会委员就当前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形势进行了热烈的讨论与交流。南京大学党委书记、研究基地学术委员会顾问洪银兴教授作重点发言,他提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大家认为经济趋势为“V”形,但2010年前后出现了欧债危机、美债危机,这些因素拖累了世界经济复苏的步伐,使得世界经济呈现出“W”走势。他认为今年紧缩性货币政策不可能再持续。宏观经济不仅仅是通胀问题,还面临失业率的问题,不能把CPI问题看得太重,更应该是关注失业率问题,解决好通胀和失业之间的均衡;如果把通胀率看作是唯一目标,可能会付出经济停滞和失业率过高的代价。洪银兴教授提出了金融政策和金融机构工作的几个着力点:一是适应货币政策由紧缩到稳健的一个调整,着力支持实体经济,金融危机后全世界都在反思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之间的关系,实体经济的回归已经成为世界性的趋势;二是要着力支持实体经济领域的民营经济,民营企业在实际经营过程中感受到了经营环境的恶化,这主要表现在贷款获取难度大于国有企业,包括贷不到款和贷款条件苛刻;三是要服务于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从中国经济发展来看,中等收入者比重扩大不仅仅是解决收入分配问题,也是解决发展动力问题,资本市场要提升信心,出台保护财产的明确政策,鼓励更多的人获得财产性收入;四是要积极支持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要转到领先创新驱动和内生增长,这需要研究创新成果如何转化为生产力、孵化为新技术、孵化为科技企业,需要研究如何支持消费拉动。

 

   工商银行江苏省分行副行长朱春华、南京大学商学院常务副院长范从来教授、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徐康宁教授、河海大学商学院常务副院长许长新教授、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刘思峰教授、南京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周应恒教授等专家领导先后发言。有专家认为,尽管外部环境发生了变化,但中国仍然处在重要战略机遇期,还可以保持10—20年的高速增长,原因在于,一是西方国家乃至世界经济越来越需要中国,二是中国驾驭世界经济的能力越来越强、经验越来越丰富;还是要积极参与救助欧债危机,救助欧债危机对中国有利,也是中国扩大影响力的一个良好机遇,但要注意救助的方式和时机;中国不存在温和通胀,在类型上属于全面性通胀,物价水平上涨之后很难回落,紧缩性货币政策对于治理通胀具有明显作用,积极的财政政策可能对通胀存在较大危害。有专家提出,1994年起,即在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了16年之后,因长期财富积累所派生出的大量资产需求,加上国内资产供求的弱利率弹性、利率管制以及因信息不完全和信息不对称所带来的高交易费用,资产市场机制失灵,中国开始进入到资产短缺阶段;在对居民的收入分配状况进行调节时,不仅应密切关注居民劳动收入上差异的影响,还应密切关注高收入阶层财富持有量的影响,为减少资产的财富效应对国内居民收入分配差距所产生的不利影响,应大力推进财税体制改革、立法进度及执法力度,进一步调节居民的财富存量差距和资本利得水平,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确保收入分配调节政策真正落到实处及其调控目标的最终实现。
 

 

本站搜索

   

学会动态
金融大观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进入编辑状态